">必赢国际437437.com_必赢国际437在线游戏_437必赢国际网站

您现在的位置:必赢国际437437.com_必赢国际437在线游戏_437必赢国际网站 > 成考动态 > 录取分数线 >  > 正文

再结伴赶赴各自的聚点

2018-11-19 04:07http://www.baidu.com四川成人高考网

  龙州县,地处广西西南部、左江上游,西北与越南接壤,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边境县城。古属粤地,壮族先民骆越族在此繁衍生息,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划入中原版图,属桂林郡。1885年法国从越南入侵中国,冯子材以龙州为基地,取得镇南关大捷。中法战争后,法国在龙州设立领事馆,并将龙州辟为通商口岸。“二战”期间,龙州成为中国西南地区与东南亚连接的交通要道,逃避战火的官员和商人蜂拥而来,龙州餐馆、酒吧、店铺林立,商业兴盛,被称为“小香港”。

  龙州也是左江地区的革命圣地。1930年2月,、李明瑞、俞作豫等领导广西警备第五大队,发动了龙州起义,成立红八军。但红八军不久失败,退出左江地区,余部编入红七军。同时,龙州也是越南革命的境外基地,从1926年起,以胡志明为首的越南革命者在龙州地区进行了长达18年的革命活动,当年的活动旧址至今仍保留有10余处。

  在龙州县城的街道上,时常能看到一些关于禁止吸、贩毒和打击黄赌毒的宣传牌,它们似乎是在提醒你已置身于中国西南部的一个边境县城。“现在县城的治安状况不错,但由于离边境不远,难免人杂事多。”当地一位朋友善意提示,并建议我们晚上尽量少出门。

  农历三六九,是龙州赶集的日子,当地人称为“圩日”。不仅县城里的人,对于十里八乡的乡民们来说,这也是个难得的日子。一大早,成群结队的摩托车,以及当地特有的“万虎”三轮在街道上来回穿梭,来自各个村镇的人们仿佛一下子涌入了县城。

  赶圩主要集中在新填地一带的几条街道上,进城的乡民和他们带来的各种土特产,使整个市场染上了明显的农贸市场氛围。村民们采来的药材,自家地里出产的“有机”蔬菜,农家院中养殖的鸡鸭鹅,甚至劈好的木柴,都是这里常见的货品。除了这些,赶圩现场也总能遇到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比如占卜的方术,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偏方,他们总是穿插在一个个小摊贩当中。在那些用废弃的易拉罐进行街头拔罐的小摊前,接受现场治疗的人同样络绎不绝。

  龙州县外宣办副主任王光儒说,在龙州县,人们对闹哄哄的氛围总有着特殊的偏好。在带顶棚的龙州综合市场里,定点的肉摊场面颇为壮观,摊贩多为县城人。另有一些来自乡间的售卖橄榄果和蜂蛹的小摊,摊贩们大多挤作一团,忙着用线绳切割橄榄果并加盐腌制,或者从圆盘状的蜂巢中将一个个的软蛹拖曳而出对他们来说,销售和现场制作是同步的,手头一旦闲下来,山货也就差不多卖完了。

  对许多人来说,赶圩也创造了难得的交际机会。新填地广场边上也有茶馆,桌椅简陋,茶具与茶叶也不太讲究,唯一的优势是空间大、座位多,一大碗茶水只收一块钱。这些茶馆平日门庭冷落,但到了圩日,通常都座无虚席。顾客大都来自乡下,他们约上一帮老朋友,守着一碗茶水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。

  下午两三点,家在偏远乡镇和远郊的乡民开始陆续返程,圩场核心地带的热闹劲儿逐渐向外围的康平街、龙江街一带转移。龙州素有山歌对唱的传统,康平街即被称为龙州的“山歌街”。每逢圩日,对歌者必先经过一番精心打扮,再结伴赶赴各自的聚点,在此起彼伏、隔远应和的对唱中吸引来越来越多的人群。龙州山歌音调高亢,每句结尾都要通过真假声转换拖出一个细长的尾声。这种音调的确好听,但对外来者来说,要弄懂对唱的内容是很费事的。

  听了一对四十多岁中年男女的对唱,旁边的龙师傅介绍说,这两人唱的是龙州山歌中最有代表性的“诗交”,也就是情歌。其中女的唱道要去商场买鞋,结果在街道上碰到了阿哥,有了爱慕之心,看他是否愿意一同前往?男的紧接着做了愿意同往的回应。“大多用龙庆土话等方言对唱,这是龙州山歌难懂的主要地方。以前它是青年男女寻求配偶表达爱意的方式,现在因为在年轻人中普及率低,逐渐变成了中老年人怀旧和交流的手段。”

  龙州山歌大都是即兴创作,现编歌词。中年人最喜欢唱的是情歌,在谈情说爱已成过去的情况下,山歌对唱让他们在回味中变得年轻。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则把山歌对唱当作一种交流方式,比如有的老人唱道因家里儿女不孝顺来街上散心,其他老年人就会用歌声关切地问他具体的情况,并好言劝慰一番。

  对歌也讲究“棋逢对手”,有时候一群对唱者来了兴致,在江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,直到傍晚时分才依依不舍解散。现在大家主要把对歌当成一种切磋,即使很煽情的情歌,大多中年人也只是唱唱而已,很少真正在意。“当然,一旦认真起来,对歌引发婚外恋的情况也是有的。”龙师傅笑着说。

  龙州是个倚江而建的县城。发源于越南境内的水口河和平而河,在龙州县城交汇为“丽江”(又称“龙江”),成为左江的支流之一。为了农村人进城赶圩方便,至今还有两个码头存有渡船。船主龙庄华所在的码头,上世纪80年代拍摄过电影《永不凋谢的玫瑰》,这一直让他深以为荣,但他也深知码头的颓微已成定势。

  龙州码头曾经是出了名的。漫步于龙江街上,就能发现百步之内必有码头遗址,许多遗址虽然已经蔓草丛生,但仍能看出青石板砌筑的考究做工。龙庄华介绍,这些码头从用途来分,有专门装卸货物的码头,有供居民日常汲水洗衣的生活码头,也有过河用的渡船码头。“龙州县城的自来水是上世纪到60年代才通的,此前城里人几乎每家为了吃水洗衣,每天都要在这些码头上来回奔波好几次。”

  随着跨江大桥建成以及出现了越来越发达的交通工具,许多码头逐渐冷落直至废弃,这也让龙庄华的渡船生意日渐冷清:“三十年前,每天能运载几百人次。十几年前,降到了一两百人。现在只有赶上圩日,才会有四五十人的生意。”更多的码头,只有到了夏天,城里人想下河游泳时,才会记起它们,平时则成了附近居民丢弃垃圾的场所,赶圩的人们遇到内急,也会把这里当做临时方便之处。

  龙州县城码头众多,与当地曾经发达的船运有关。从左江溯流而上,到了龙州经由平而河或水口河抵达越南,然后可经越南的海防港出海。因此,上世纪公路与铁路在西南地区出现之前,龙州一直是桂西南的经济、政治和文化中心,也是这一带与越南联系和出海最便捷的通道。史载,晚清民国时期,龙州有26艘客货轮在南宁、龙州、水口之间航行。法国殖民者统治越南时,也曾从越南派军用小火轮到龙州来示威。

  现在,丽江的船运基本没有了,但生活在江上的船家还有十多户。在船上住了20多年的林大姐本来是航运公司的员工,公司倒闭后买房无望,只能生活在船上:“在岸上游人的眼中,我们是江中的一道风景,但实际有许多不便之处。很多年前已不让打渔,我们吃的是江里的水,排泄物也进了江里,而且一家人挤在船上,不宽敞不说,夏天蚊子也多。”渔船平时紧紧地拴在岸边,但遇上水涨船高的雨季,一家人就开始了飘摇不定的生活。

  一怪:“有领事馆没领事”。在丽江南岸的利民街,法国领事馆旧址上的两幢法式小楼至今保存完好,成为龙州最别致的洋建筑。1885年中法战争后,清政府辟龙州为商埠,准许法国人在当地设立领事馆,成为广西省的第一座外国领事馆。王光儒说:“领事馆里最初是有领事的。1930年,由于企图干涉龙州起义,领事及传教士被红八军驱逐出境。”1933年,领事又回来了,直到1949年解放后彻底撤出龙州。

  二怪:“有火车站没火车”。法国领事馆最初建在平而河和水口河汇合处的篓园角,这里最早是火车站的地盘。法国占领越南后,原本打算从越南修一条铁路到龙州,但中方坚持用宽轨,越方坚持用窄轨,相持不决。最终,这条铁路在建好火车站后就搁置下来,直到清王朝灭亡的近三十年时间里,竟未建成一寸。现在龙州火车站的历史见证,除了领事馆旧址院子里的一个水池外,就要到民国初年的中国地图中去寻找标记了。

  三怪:“有机场没飞机”。1933年,为了抗击法国侵略者,并方便龙州与其他区域的联系,龙州政府在城北建了机场,并开辟过从龙州到广州的航线。建国后机场保留下来,但很少使用,直至荒废。王光儒说,机场旧址地势开阔,前些年曾是龙州县城人开车的自由演练场,后来被一家驾校相中,核心地区变成了正规的驾校,其他部分则成了长势喜人的甘蔗地。不过,“飞机场”这个地名,在公路旁的商店名称中仍保留了下来。

  四怪:“有教堂没神父”。龙州天主教会会长黎有章说,龙州的天主教堂最早建在丽江南岸,有神父,也有修女,“神父在解放前夕离开龙州,此后相当长时间内‘有教堂没神父’。上世纪80年代末期独山路又建了新教堂,仍没有固定神父。但2008年以后就有了固定神父,以前的说法得改改了。”

  颜宁春的父亲是铁匠出身,过去,在父亲跟前,他只能打打下手。父亲去世后,颜宁春就和其他两兄弟撑持起了铁匠铺的门面。“这条街最繁华的时候,铁匠铺就有几十家,现在只剩下了三家。”在他这个以“古城农具店”命名的店铺中,最多见的是菜刀和犁铧,“都是些农家离不开的东西,菜刀一年要打一万把。龙州乡下山地多,耕地基本靠牛,所以犁铧也很有市场。”

  像颜宁春家这样以农具为主的铁匠铺,一是比耐用,二是比心灵手巧,“只要是人家想要的东西,三言两语一说,你就得给人家用大锤敲出令人满意的物件来。”菜刀、犁铧等农具的锋利程度他是不用担心的,因为当地的水好,能够在淬火这一关键工序中激出好钢。颜宁春听老辈说,当年在龙州起义前夕,打铁的铁匠们还曾秘密为红八军打过大刀、长矛、匕首乃至驳壳枪等武器。

  在中国的县城当中,龙州大概是个性很鲜明的。以法国领事馆为代表的法式建筑给当地增添了“贵族气”。作为一个边境县城,这里又有以南街的胡志明展馆为代表的越南革命者活动的印迹。而每旬三次的“赶圩”,在国内的一般县城中已难得一见。从根上说,龙州这个“贵族”,流淌的其实还是乡土的血液。

  在这样一个城乡交融、喜好热闹与交往的县城里,许多乡民仍不失纯朴,比如面对照相机镜头,许多人会下意识地用胳膊去遮挡。但在山歌对唱或者新填地广场中央小戏台上的粤剧业余演出中,参与者希望引起人们关注的欲望又非常强烈。

  红豆粤剧团团长方文冠觉得,新填地热闹而休闲的氛围是特别吸引人的,他们平时在舞台上自娱自乐,台下摊贩很自觉地充当着临时观众,反过来又激励台上的人更加投入地表演;而1930年俞作豫、何世昌等宣布成立红八军的大会也是在这小舞台上举行的“热闹而轻松的气场,最容易拉近台上与台下的距离。”

  每逢“圩日”,龙州县城里的中老年人常聚在一起对唱山歌(图1)、演奏粤剧(图2)。丽江航运已经繁华不再,但江面上还有十多户常年生活在船上的船家(图3)。龙州曾经远近闻名的打铁街上,这样的打铁铺已经所剩不多(图4)。